Appointment:
2895 3303
6629 3018
 
 
髗骶骨治療:
 

髗骶骨治療的歷史及背景


 

Dr. Andrew Taylor Still

髗骶骨治療起源於Andrew Taylor Still, M.D. (1828-1917),他在九兄弟中排行第三,父親是傳教士,同時亦是醫生。所以他從小便相信所有人生下來都是平等的,而濫用酒精將會帶來不良後果。1861年,A.T. Still 婚後與妻子及三個兒子住在堪薩斯州。當時正值美國發生內戰,A.T. Still 親眼目睹戰爭的禍害及可怕。而同時間腦膜炎肆虐,Still 的家庭亦不能倖免。他很懷疑究竟是腦膜炎,還是當時用來治療腦膜炎的藥物 (氯化水銀) 殺死了自己的家人。眼見自己對家人一個一個死去而自已無能為力,加上看見戰爭後很多人受到病痛及藥癮 (嗎啡及酒精) 的煎熬,令他意識到需要有一種更好的治療方法。失去至親令Still的情緒極度低落,同時間他領悟到一些符合自然法則的洞見。Still小時候已經對動物的解剖學及機械的運作深感興趣,長大後這種興趣變成了對人體的解剖及生理學的知識的渴求,使他更深入去研究結構與功能的關係,從而衍生了一套全新的醫療系統,他稱之為整骨療法 (Osteopathy)。

髗骶骨治療起源於Andrew Taylor Still, M.D. (1828-1917),他在九兄弟中排行第三,父親是傳教士,同時亦是醫生。所以他從小便相信所有人生下來都是平等的,而濫用酒精將會帶來不良後果。1861年,A.T. Still 婚後與妻子及三個兒子住在堪薩斯州。當時正值美國發生內戰,A.T. Still 親眼目睹戰爭的禍害及可怕。而同時間腦膜炎肆虐,Still 的家庭亦不能倖免。他很懷疑究竟是腦膜炎,還是當時用來治療腦膜炎的藥物 (氯化水銀) 殺死了自己的家人。眼見自己對家人一個一個死去而自已無能為力,加上看見戰爭後很多人受到病痛及藥癮 (嗎啡及酒精) 的煎熬,令他意識到需要有一種更好的治療方法。失去至親令Still的情緒極度低落,同時間他領悟到一些符合自然法則的洞見。Still小時候已經對動物的解剖學及機械的運作深感興趣,長大後這種興趣變成了對人體的解剖及生理學的知識的渴求,使他更深入去研究結構與功能的關係,從而衍生了一套全新的醫療系統,他稱之為整骨療法 (Osteopathy)。

隨著時間流逝,Still越來越反對一般醫生治療的方法,包括慣常的截肢及濫發藥物。當他進一步了解人體的解剖及運作,他發現身體的每一個細微部份都是相互連繫的,功能與結構是相互影響的,最重要的是他發現了身體的自我調整及自癒的能力。Still 開始談論更多自己的洞見,但當時他的同僚覺得原有的醫療概念已經很好,并不需要改變,亦因此他的言論遭受了很大的阻力。Still 的親生兄弟,雖然身為醫生,亦對他的理念感到羞恥,而教會亦認為他的整骨手法是褻瀆神明的。如果沒有高尚的情操與堅持,以及妻子的支持鼓勵,相信他很容易便會失去信心,因為他需要時間發展他的事業,同時亦是家庭的經濟支柱。直至Still搬往Kirksville,他在那裡醫好了當地傳道人的女兒,從此人們開始接受Still嶄新的療法。1885年,Still 57歲,他的“無藥”手法治療(現稱為整骨療法)開始被人廣泛流傳,而此種療法幫助了很多絕望的病患。透過對解剖及生理學的了解,Still相信只要調整好身體結構上的不平衡,大部份的疾病都可以藉著恢復正常血液及神經傳導而康復。

隨著Still的成功,他意識到他需要更多的幫助,才可醫治更多的病人,因為當時的病人之多甚至令當地的旅館生意大增。1892年10月3日,64歲的Still在當地醫療組織強烈反對下,開辦了第一所整骨療法學校 American School of Osteopathy in Kirksville。人們常告訴Still他的治療是特別的,認為這是學不到的療法,他死後這療法定必失傳。但同時間開始有醫生及其他人想跟他學習他的療法。Still知道他需要聚集一群接受他看法的醫生作為教職員。他在William Smith 醫生的協助下,教授了21位第一期的畢業生,包括十六男五女,而其中三個是Still的親生兒女。學生中有一個名叫Struthers在1893年重返學校,并帶來了一個對Still的療法深感興趣的加拿大男人,他的名字是Dr. Daniel David Palmer,在美國愛荷華州執業行醫。Palmer專程來接受Still及其學生的治療,并在往後的數周與Still傾談了很多關於治療的事。1897年Palmer回到愛荷華州,開辦了另外一個醫療系統的學校-脊骨神經科(脊醫)。Palmer意識到Still的醫生教職員與Still逐漸產生了理念上的衝突,他們很想將藥物治療帶進Still的整骨療法系統中,而Still對此當然非常反對。現今很少骨醫(Osteopath)貫徹Still最初的治療理念,反而Dr. Palmer 整脊的理念似乎比Osteopath 更為接近Still的想法。Dr. Still 亦慢慢發現一年的課程并未能為學生執業行醫做好準備,因此課程亦延長為兩年。另一個問題是當學生不斷增加,Still需要更多想深入了解整骨療法的醫生作為教職員,學校亦需要更完備的設施及更大的校舍。隨著整骨療法逐漸普及,美國立法通過讓骨醫像註冊西醫一樣行醫。1917年,Still於89歲的高齡逝世,當時骨醫的人數已經增加到3000人。Still死後,骨醫的課程立刻像傳統西醫一樣轉成4年的課程,同時他們亦把Still極反對的藥物治療引進了課程之中。

在美國,A.T.Still是首個引進一套自然的治療系統去刺激免疫力的人,他亦是首位肯接納女性與弱勢社群進入他的醫療學校學習的人。他對人體抱持整全的觀念,并相信身體的一部份產生問題必會影響其他各部份。他亦曾預測若醫生不停止濫發藥物,美國將會出現嚴重的濫藥問題。

  top>>
 

Dr. William Garner Sutherland

William Gardner Sutherland, D.O. (1873-1954) 被譽為整骨療法學派內採用髗骶骨治療法的始創者。 Sutherland出生於威斯康辛; 他的父親是鐵匠,母親是主婦。四兄弟姊妹中他排行第三,是一個十分好奇和頭腦具洞察力的小孩。 他年輕時,作為報紙記者,對事物運作的原理顯得非常感興趣。 Sutherland經常評論這經歷讓他有一對評論性的眼睛,使他對資訊不受偏見或情感的影響。 於1898年,當時25歲的Sutherland入讀了Still 在密蘇里州主辦的School of Osteopathy兩年制整骨療法學校 。當時,他對身體的結構與功能之間的奇妙關係感到著迷。 他從一個被拆解的頭髗骨上,發現到頭髗兩側的顳骨(temporal Bones) 就像魚的鰓部,他想頭髗骨應該有活動能力,於是請教老師A.T. Still,Still 回答說各個骨頭必須如關節般,可以互相容納活動。Sutherland意識到如果各個頭髗骨的設計是為了容納活動的話,任可頭髗骨之間的約束都應該會影響到健康,並最終會導致痛苦和疾病。 於是Sutherland開始利用Still 的理論來研究頭髗骨的活動,並勇敢地用自己來做各種實驗。經過多年的不斷嘗試和失敗,他終於獲得了靈感和有足夠信心將這些方法成功的應用在病人身上。

1927年,Sutherland與Adah Strand結婚,她一直給予Sutherland 巨大的支持並且鼓勵他將這種治療方法精益求精。到了1930年代中期,Sutherland再發現頭髗骨自身會有一種十分輕微但有規率的活動。 即使很多人批評Sutherland 的研究,然而,他卓越的臨床治療結果使他的同僚對他的見解越來越感興趣,這推動著他繼續研究。直到1940年代中,Sutherland開始在治療過程中改用更輕柔和細緻的手法,亦確定腦脊髓液流動受阻,對整個中樞神經系統,以及由頭髗骨伸延至骶骨內的筋膜結構也會受到影響

在1946年,Sutherland對髗骨治療法的研究吸引了一大群學生,繼而成立了 Cranial Academy學院,并將此方法命名為髗骨整骨療法(Cranial Osteopathy),促進整骨療法持續的研究。 1954年,81歲的 W.G. Sutherland, D.O., 與世長辭,他為後人在未來的歲月留下重要的研究基礎。

  top>>
 

Harold I. Magoun, D.O., F.A.A.O

其中一些Sutherland的第一代學生對持續推動髗骨整骨療法(Cranial Osteopathy)作出巨大的貢獻,其中最重要的一位是Harold I. Magoun, D.O., F.A.A.O.,在Sutherland還在生時他著作了Osteopathy in the Cranial Field, 3rd Ed.. Dr Magoun彙集髗骶骨治療法技術的綱要作為實踐這自然療法的手冊。往後他的一些出色門生也成為繼續推動這治療法的老師,例如Viola Frymann, Edna Lay, Howard Lippincott, Anne Wales, Chester Handy, Rollin Becker等。

  top>>

Dr John Upledger

一直到了1970年代中期,John E. Upledger, D.O., O.M.M.成為第一位將這種療法推廣給其他醫護人員及大眾的整骨醫生 (Osteopath),他在髗骨整骨療法的基礎上加進了其他技巧,并命名為髗骶骨治療( Craniosacral Therapy)。

雖然他面對很多來自其他整骨醫生 (Osteopath) 的反對聲音,認為沒有受過整骨醫生(Osteopath)教育的治療師不應學習髗骶骨治療法,但他確實成功地將這種神奇的方法推廣開去,令更多的人能接觸到髗骶骨治療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