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02-zh_cn,颅骶骨治疗, 发展史

颅骶骨治疗的发展史

安德鲁·泰勒·斯提耳 Dr. Andrew Taylor Still

颅骶骨治疗起源于Andrew Taylor Still, M.D. (1828-1917),他在九兄弟中排行第三,父亲是传教士,同时亦是医生。 所以他从小便相信所有人生下来都是平等的,而滥用酒精将会带来不良后果。 1861年,A.T. Still 婚后与妻子及三个儿子住在堪萨斯州。 当时正值美国发生内战,A.T. Still 亲眼目睹战争的祸害及可怕。 而同时间脑膜炎肆虐,Still 的家庭亦不能幸免。 他很怀疑究竟是脑膜炎,还是当时用来治疗脑膜炎的药物(氯化水银)杀死了自己的家人。 眼见自己对家人一个一个死去而自已无能为力,加上看见战争后很多人受到病痛及药瘾 (吗啡及酒精) 的煎熬,令他意识到需要有一种更好的治疗方法。 失去至亲令Still的情绪极度低落,同时间他领悟到一些符合自然法则的洞见。 Still小时候已经对动物的解剖学及机械的运作深感兴趣,长大后这种兴趣变成了对人体的解剖及生理学的知识的渴求,使他更深入去研究结构与功能的关系,从而衍生了一套全新的医疗系统,他称之为整骨疗法 (Osteopathy)。

随着时间流逝,Still越来越反对一般医生治疗的方法,包括惯常的截肢及滥发药物。 当他进一步了解人体的解剖及运作,他发现身体的每一个细微部份都是相互连系的,功能与结构是相互影响的,最重要的是他发现了身体的自我调整及自愈的能力。 Still 开始谈论更多自己的洞见,但当时他的同僚觉得原有的医疗概念已经很好,并不需要改变,亦因此他的言论遭受了很大的阻力。 Still 的亲生兄弟,虽然身为医生,亦对他的理念感到羞耻,而教会亦认为他的整骨手法是亵渎神明的。 如果没有高尚的情操与坚持,以及妻子的支持鼓励,相信他很容易便会失去信心,因为他需要时间发展他的事业,同时亦是家庭的经济支柱。 直至Still搬往Kirksville,他在那里医好了当地传道人的女儿,从此人们开始接受Still崭新的疗法。 1885年,Still 57岁,他的“无药”手法治疗(现称为整骨疗法)开始被人广泛流传,而此种疗法帮助了很多绝望的病患。 透过对解剖及生理学的了解,Still相信只要调整好身体结构上的不平衡,大部份的疾病都可以借着恢复正常血液及神经传导而康复。

随着Still的成功,他意识到他需要更多的帮助,才可医治更多的病人,因为当时的病人之多甚至令当地的旅馆生意大增。 1892年10月3日,64岁的Still在当地医疗组织强烈反对下,开办了第一所整骨疗法学校 American School of Osteopathy in Kirksville。 人们常告诉Still他的治疗是特别的,认为这是学不到的疗法,他死后这疗法定必失传。 但同时间开始有医生及其他人想跟他学习他的疗法。 Still知道他需要聚集一群接受他看法的医生作为教职员。 他在William Smith 医生的协助下,教授了21位第一期的毕业生,包括十六男五女,而其中三个是Still的亲生儿女。 学生中有一个名叫Struthers在1893年重返学校,并带来了一个对Still的疗法深感兴趣的加拿大男人,他的名字是Dr. Daniel David Palmer,在美国爱荷华州执业行医。 Palmer专程来接受Still及其学生的治疗,并在往后的数周与Still倾谈了很多关于治疗的事。 1897年Palmer回到爱荷华州,开办了另外一个医疗系统的学校-脊骨神经科(脊医)。 Palmer意识到Still的医生教职员与Still逐渐产生了理念上的冲突,他们很想将药物治疗带进Still的整骨疗法系统中,而Still对此当然非常反对。 现今很少骨医(Osteopath)贯彻Still最初的治疗理念,反而Dr. Palmer 整脊的理念似乎比Osteopath 更为接近Still的想法。 Dr. Still 亦慢慢发现一年的课程并未能为学生执业行医做好准备,因此课程亦延长为两年。 另一个问题是当学生不断增加,Still需要更多想深入了解整骨疗法的医生作为教职员,学校亦需要更完备的设施及更大的校舍。 随着整骨疗法逐渐普及,美国立法通过让骨医像注册西医一样行医。 1917年,Still于89岁的高龄逝世,当时骨医的人数已经增加到3000人。 Still死后,骨医的课程立刻像传统西医一样转成4年的课程,同时他们亦把Still极反对的药物治疗引进了课程之中。

在美国,A.T.Still是首个引进一套自然的治疗系统去刺激免疫力的人,他亦是首位肯接纳女性与弱势社群进入他的医疗学校学习的人。 他对人体抱持整全的观念,并相信身体的一部份产生问题必会影响其他各部份。 他亦曾预测若医生不停止滥发药物,美国将会出现严重的滥药问题。

Dr. William Garner Sutherland

William Gardner Sutherland, D.O. (1873-1954) 被誉为整骨疗法学派内采用颅骶骨治疗法的始创者。 Sutherland出生于威斯康辛; 他的父亲是铁匠,母亲是主妇。 四兄弟姊妹中他排行第三,是一个十分好奇和头脑具洞察力的小孩。 他年轻时,作为报纸记者,对事物运作的原理显得非常感兴趣。 Sutherland经常评论这经历让他有一对评论性的眼睛,使他对信息不受偏见或情感的影响。 于1898年,当时25岁的Sutherland入读了Still 在密苏里州主办的School of Osteopathy两年制整骨疗法学校 。 当时,他对身体的结构与功能之间的奇妙关系感到着迷。 他从一个被拆解的头颅骨上,发现到头颅两侧的颞骨(temporal Bones) 就像鱼的鳇部,他想头颅骨应该有活动能力,于是请教老师A.T. Still,Still 回答说各个骨头必须如关节般,可以互相容纳活动。 Sutherland意识到如果各个头颅骨的设计是为了容纳活动的话,任可头颅骨之间的约束都应该会影响到健康,并最终会导致痛苦和疾病。 于是Sutherland开始利用Still 的理论来研究头颅骨的活动,并勇敢地用自己来做各种实验。 经过多年的不断尝试和失败,他终于获得了灵感和有足够信心将这些方法成功的应用在病人身上。

1927年,Sutherland与Adah Strand结婚,她一直给予Sutherland 巨大的支持并且鼓励他将这种治疗方法精益求精。 到了1930年代中期,Sutherland再发现头颅骨自身会有一种十分轻微但有规率的活动。 即使很多人批评Sutherland 的研究,然而,他卓越的临床治疗结果使他的同僚对他的见解越来越感兴趣,这推动着他继续研究。 直到1940年代中,Sutherland开始在治疗过程中改用更轻柔和细致的手法,亦确定脑脊髓液流动受阻,对整个中枢神经系统,以及由头颅骨伸延至骶骨内的筋膜结构也会受到影响。
在1946年,Sutherland对颅骨治疗法的研究吸引了一大群学生,继而成立了 Cranial Academy学院,并将此方法命名为颅骨整骨疗法(Cranial Osteopathy),促进整骨疗法持续的研究。 1954年,81岁的 W.G. Sutherland, D.O., 与世长辞,他为后人在未来的岁月留下重要的研究基础。

Harold I. Magoun, D.O., F.A.A.O

其中一些Sutherland的第一代学生对持续推动颅骨整骨疗法(Cranial Osteopathy)作出巨大的贡献,其中最重要的一位是Harold I. Magoun, D.O., F.A.A.O.,在Sutherland还在生时他著作了Osteopathy in the Cranial Field, 3rd Ed.. Dr Magoun汇集颅骶骨治疗法技术的纲要作为实践这自然疗法的手册。 往后他的一些出色门生也成为继续推动这治疗法的老师,例如Viola Frymann, Edna Lay, Howard Lippincott, Anne Wales, Chester Handy, Rollin Becker等。

Dr John Upledger

一直到了1970年代中期,John E. Upledger, D.O., O.M.M.成为第一位将这种疗法推广给其他医护人员及大众的整骨医生 (Osteopath),他在颅骨整骨疗法的基础上加进了其他技巧,并命名为颅骶骨治疗( Craniosacral Therapy)。

虽然他面对很多来自其他整骨医生 (Osteopath) 的反对声音,认为没有受过整骨医生(Osteopath)教育的治疗师不应学习颅骶骨治疗法,但他确实成功地将这种神奇的方法推广开去,令更多的人能接触到颅骶骨治疗法。